【面對死亡,學習愛】黃勝堅醫師漫談善終之路

 

       潤福非常榮幸邀請到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醫師來館演講,分享黃醫師在臨床上遇到的生死議題,也帶給大家一場關於生命終點的思辨之旅。

       死亡,是每一個人終需面對的課題,人卻常常無法豁達看待,尤其是在家人死亡時,家屬或許因為不捨,而要求醫生所有能搶救的方法全部用上,但是臨終的病人,往往是多重器官衰竭、陷入昏迷,最後強加上身,照表操課的搶救過程,只是多延長了幾小時心跳而已,但病人卻也受盡有口難言的折磨。

       真的沒人想要在臨終前,拖著器官都已陸續衰竭的身體,去承受無謂的插管、電擊、及力道大到不行的CPR。但是病人無法表達出他的拒絕,抗拒這樣的痛苦。當家屬見到病人最後一面,既沒安祥,甚至表情痛苦,或死不瞑目。

       有經驗、尊重生命的醫師,對於不好的預後,能夠給家屬較正確的訊息,讓家屬在醫療資訊對等的情況下,做出最適當的決策。黃醫師分享了許多臨床上的案例,讓我們清楚知道,善終,不僅是對病人本身的尊重,也是家屬對往生者最美的祝福。

       黃醫師介紹了有關放棄急救DNR的意願書,「簽了DNR,是善終的起點,不是代表一定得死,不是代表什麼事都不用做,不過是建立『臨終前照顧計畫』而已」。預立DNR意願書,讓自己在生命終點有自主權,也能讓家屬放心,不會讓愛你的家人慌了手腳。

       另外,黃醫師也提到安寧療護,很多人對安寧會有「就是等死」的誤會,安寧緩和醫療是對沒有治癒希望的病患所進行的積極照顧;盡可能提升病人和家屬的生活品質。它肯定生命的價值,且將死亡視為自然的過程;不刻意加速、也不延緩死亡的到來;它在控制疼痛以及身體的症狀之外,對病患的心理及靈性層面亦提供整體的照顧;不僅支持病患積極地活著直到辭世,也協助家屬在親人患病期間以及喪親之後的心理反應都能有所調適。安寧病房絕不是為病人邁向死亡做準備的場所,它是一個讓人在最後關頭猶能尊嚴而活的地方。末期病人和家屬所需要的並非侵入性且增加痛苦的治療,也並非放棄不理會,而是尊重他們、減輕痛苦、照顧他們,讓病人擁有生命的尊嚴及完成心願,安然逝去;家屬也能勇敢地渡過哀傷,重新展開自己的人生,這就是安寧療護的終極目標。

       黃醫師更提到了居家安寧,是由原醫療團隊的醫護人員,與安寧團隊合作提供安寧療護,期間原醫療團隊仍持續提供住院照護,病人不需提早住進安寧病房,也可以得到安寧療護服務。這能夠大大降低舟車勞頓、往返醫院對病人造成的不適、及減輕家屬的負擔。

       最先進的醫療技術,不能帶給我們最幸福的生命終點,「什麼也不要做」,有時候也是一種體貼。醫療不能無限上綱,合理的分配醫療資源,讓急需醫療的患者得到最妥善的救治,也是善終的表現。如何陪伴摯愛的人走最後一哩路?生與死之間的選擇,如何沒有遺憾?當醫療到達極限,我們該如何謙卑的面對生命?都是值得我們一再思考的問題。